• 全國 [切換]
  • 二維碼
    商產網

    掃一掃關注
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» 商產新聞 » 創新營銷 » 零售創新 » 正文

    消費市場大逆轉

    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8-09-15 11:32:07    來源:靈獸傳媒    瀏覽次數:625    評論:0
    導讀

    懷念啊我們的青春啊,留下的腳印拼成一幅畫。也許幾年后再回頭去看,這句歌詞將會成為2018年上半年以前的消費市場“最美的風景”。沒有誰預料到這一現象——所有中國人、中國企業包括資本在內,都在為消費升級的機遇

    懷念啊我們的青春啊,留下的腳印拼成一幅畫。

    也許幾年后再回頭去看,這句歌詞將會成為2018年上半年以前的消費市場“最美的風景”。

    沒有誰預料到這一現象——所有中國人、中國企業包括資本在內,都在為消費升級的機遇而狂歡,甚至,截至現在,大部分企業還沒有太大的市場感知。

    數據顯示了它無情的一面:2018年1~6月,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80018億元,同比增長9.4%。這一增速為2004年以來的最低值。扣除物價上漲之后,前6個月的社零總額實際增速為7.7%,創下1995年以來的新低。

    進入下半年,形勢似乎并未好轉。7月份的數據依然不樂觀,2018年7月份,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0734億元,同比名義增長8.8%(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.5%)。其中限額以上單位消費品零售額11419億元,增長5.7%。

    讓我們把鏡頭拉回到一年前:2017年7月份,社消品零售總額29610億元,同比名義增長10.4%(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9.6%)。其中限額以上單位消費品零售額12813億元,增長8.6%。

    中國零售業短暫的回暖期,竟然連一年的光景都沒有撐住。

    要說零售企業沒有感知,也是不客觀的。

    這是中華全國商業信息中心的數據:7月份全國50家重點大型零售企業零售額累計同比下降3.9%,增速相較上年同期下滑8.9個百分點。

    一片消費升級的喧囂中,市場給出的竟然是下降、下滑的結果。

    在7月份全國社消品零售8.8%的增速中,超過這一指標的商品有糧油、食品類(9.5%),日用品類(11.3%),中西藥品類(9.9%),家具類(11.1%),通訊器材類(9.6%)和石油及制品類(18.4%),基本上集中在必需消耗品中。至于非必需品消費增速幾乎都迎來了不同程度的下降。

    再具體一點,家居家飾、服務類主要品牌在線上的銷售數據,也同樣讓人觸目驚心。除了優衣庫等極個別品牌還有不錯的增長,其他品牌幾乎全線同比負增長,有的甚至是斷崖式下跌。

    《靈獸》(ID:lingshouke)曾在早前就明確指出,對于消費市場,中國的老百姓正用自己的錢包投出“反對票”。

    而漲漲漲的現象已經開始,CPI指數也或許會繼續上行。

    農業農村部重點監測的28種蔬菜均價環比上漲2.3%,同比上漲3.5%。預計后期,受消費回暖、氣象災害等多種因素影響,蔬菜、雞蛋等鮮活農產品價格或將震蕩上行。

    農產品價格上漲影響的是菜藍子,直接的效應是生活成本的加大,老百姓的錢袋子可能將捂得更緊。

    消費者的信心指數也開始在下降。根據尼爾森8月20日發布的報告,第二季度中國消費者信心指數為113點,較上一季度降低2個點。

    中國,會在幾十年的消費持續增長后,上演一出消費下降的大逆轉嗎?

    該來的總會來的。

    當大家認為實體商業價值再現、消費數據不斷回暖,零售商的業績逐步增長提升的時候,一股“西伯利亞的冷空氣”已經撲面而來,零售業可能將不得不再次面臨一個消費疲軟而備受煎熬的階段。

    零售企業又要做好勒緊褲腰帶過苦日子的準備了。

    但是,我們不禁想問一句:老百姓的錢都花哪兒了?

    這也是《21世紀經濟報道》一篇報道的標題。其中指出,消費增速下滑,跟居民住房類消費支出比明顯上升也有關系,房租上升、房價上漲等因素,都擠占了居民其它方面的消費支出,在一線城市尤為明顯。

    房租上漲過快是最近全民關注的一個焦點——資本和中介對長租公寓的介入和競相哄搶,被視為推高房租的罪魁禍首。

    在所有的消費支出中,居住支出在國民消費所占的比重正在逐年加大,北上廣深一線城市更是如此。

    2018年上半年居民消費支出構成情況,來源:國家統計局

    2018年上半年,全國居民人均居住消費支出2157元,占人均消費支出的比重為22.4%。其中,北京市居民人均居住支出7140元,同比增長22.1%,占人均消費支出的比重為36.3%。

    公開數據顯示,北京市2016年人均居住支出占比為31.6%,2017年為32.9%,到2018年這一比重增長了3.4個百分點。而其它一線城市,比如深圳2017年的人均居住支出占比也達到了30.7%;而上海的人均居住支出占比在2016年就達到了32.7%(兩地2018年數據暫未公布)。

    靈獸傳媒創始人陳岳峰近日在接受《環球時報英文版》采訪時指出,如果房租不斷上漲,中國消費者將不得不有意識地“抵制消費”,“他們對未來感到迷茫,所以不管有錢沒錢,都選擇控制消費。”

    (四)

    7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乏力,特別是家電消費幾乎零增長。瑞穗證劵亞洲公司董事總經理沈建光認為這值得警惕:消費回落體現了在整體經濟下行階段,伴著著居民收入增速下滑,居民消費越加謹慎的態勢。

    與此同時,他還指出,由于今年以來去杠桿與金融嚴監管使得表外貸款進一步回落,現金貸、消費貸監管趨嚴,P2P跑路事件屢有發生,也讓相當部分居民金融投資收益出現下滑,亦對消費產生了負面影響。

    值得警惕的還有居民收入的情況。2018年上半年,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063元,比上年同期名義增長8.7%,扣除價格因素,實際增長6.6%。

    雖仍在增長,但海通證券分析師姜超稱,這是繼2001年以后的次低增速,僅高于2016年8.4%的收入增速。其中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名義增速為7.9%,同樣是2001年以后的次低水平,和2016年7.8%的歷史最低增速基本相當。

    居民收入的增長如果停滯或是下降,最有可能引起蝴蝶效應,對于消費市場無異于雪上加霜。

    2013.06~2018.06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

    (五)

    這是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的2017與2018年上半年消費數據對比,大家可以自行判斷(皆源自各地統計局公開數據):

    北京

    2017年上半年,北京市實現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5257億元,增長5.6%,增速回落0.5個百分點;2018年上半年,北京市實現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5397.9億元,同比增長4.4%。

    上海

    2017年上半年,上海的社會消費品零售額為5670億元同比增長8.1%;2018年上半年,上海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6143.30億元,同比增長7.7%;

    廣州

    2017上半年,廣州全市實現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4572.31億元,同比增長8.7%;2018年上半年,廣州全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4488.94億元,增長7.8%;

    深圳

    2017年上半年,深圳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2773.91億元,增長9.4%;2018年上半年,深圳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2855.97億元,增長8.4%;

    四個一線城市,增速全線下滑。廣州更是總額同比下降,不知道這同比的7.8%的增長是怎么算出來的。

    ▲對比2018年,是不是感覺2017年一線城市的消費增長簡直“帥呆了”?

    北京市統計局公布的居民消費支出數據也有些讓人揪心——今年上半年,北京市居民的消費支出增長最大的就是居住,增長了22%。但食品煙酒,衣服,教育文化娛樂等,不是持平就是下跌。

    認證為“深圳市上善若水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投資總監”的侯安揚在微博上說,對比2013年和2018年北京居民消費支出的數據,結果讓人驚訝:增加的消費基本全用于居住支出了,居住支出所占比重,在5年間由7%增長到了37%,“這有點太恐怖了。”

    有文章說:住千萬豪宅,吃2塊錢一袋的涪陵榨菜,喝7塊錢一瓶的二鍋頭,上9塊9包郵的拼多多。一波又一波消費降級的海浪,正在沖擊著焦慮的中產家庭。

    這種說法未免有些夸張,但卻沒有比這對于當下的消費現象更形象地描述了——并不是說高端消費就此銷聲匿跡,而是,那部分位于金字塔頂端的富人,雖然依然可以“酒食肉林”,但僅憑他們撐不起一個消費大國,更撐不起整個中國的消費市場。

    ▲財政部數據顯示,1-7月,全國個人所得稅收9225億元,同比增長20.6%,超過了2015年全年8618億元的個稅收入。預計全年個稅收入2萬億元。說好的減稅呢?

    除了房租,錢還去哪兒了?

    華為一位員工因為公積金比例下降,在網上吐槽說:看到公積金降低的消息,猶如一個晴天霹靂。有人會問,一個月收入降低2000左右,你們缺這2000嗎?回答是:缺。

    他說:我是在北京房價高點,非最高點,趁著還夠得到的時候,掏空了全家的所有,在六環邊上買了房子,當時借的外債還了2年都還沒有還完,還剩30萬信用貸需要在2019年底還清。每個月房貸加上信用貸要還18000多。他說:從買房到現在,

    褲子都是穿破洞了才會買新的;

    再也沒有帶老婆孩子真正度過假;

    再也沒有帶老婆孩子真正度過假;

    出差,我有時候連瓶水都舍不得買;

    每次出差的補貼,都拿來貼補家用;

    老婆就沒有再買過一個名牌包;

    每個月自己的開銷不超過1000塊錢

    每10天都要還一個貸款;

    ......

    他的一番話,刺穿了多少“千萬富翁”的生活真相。

    ▲富達國際與螞蟻金服最新發布的《中國養老前景調查報告》顯示,中國年輕人將目標退休年齡設定在57歲左右,并且對退休生活表示頗為樂觀和向往。但僅有44%的年輕受訪者表示已經開始為養老退休進行儲蓄,目前,中國年輕一代平均每月儲蓄在1339元左右。而沒有存款的原因之一就是生活成本太高。此次調查覆蓋了28440位螞蟻財富用戶,其中,75%的受訪者為年齡介于18至34歲之間的年輕一代

    個人收入下滑可以怨企業。但企業同樣是有苦說不出。

    2018年社保基數均不同程度上調,幅度在6%~12%之間。其中北京社保繳費工資基數達8467元,較去年上漲近10%;山西增幅達12%

    不說華為這樣的大企業。曉曉是北京一家商貿公司的HR,她最近發現,人力成本的漲幅已經讓她在招聘方面有些焦頭爛額了,應屆畢業生來面試,直接要求8000-10000的薪水——要求也似乎并沒有不合理的地方。很簡單,要在北京生存,房租要3500-5000/月,生活費雜七雜八加起來得3000以上,如果還要在外面有點應酬,已經所剩無幾了。

    張楊是一家會展公司的CEO,但從今年下半年開始,他就陷入了巨大的苦惱:企業的合規導致人力成本的漲幅超過100%,公司本來以前還稍有利潤,但現在如果繼續經營下去,公司業務的利潤率不可能提升,只能是虧損。“明年要是沒有改觀,只能是裁員降薪,盡量壓縮成本了。”這是他能想到的有限的辦法之一。

    但問題是,裁員降薪后,員工可能會陸續辭職,好的人才會流失,新的員工更難招聘,公司現有業務也無法持續。

    不只是普通百姓。中小企業在成本大漲面前也同樣束手無策,進退兩難。

    在生存的挑戰面前,企業除了想盡千方百計降低成本,又能如何?

    如果企業裁員減薪,意味著人們的收減少,又會導致消費支出的進一步減少,這又會影響到企業的經營業績——似乎,等待我們的,是一個惡性的死循環。

    這就是我們需要面對的未來的消費眾生相。時下的我們,就在這樣一個處境中,誰能逃脫這個最終的魔咒?

    零售企業來說正處于轉型升級的關鍵階段,這樣的一個消費市場的,會將他們未來的路照得更亮,還是這場大雪會澆滅創新的火花?

    《低欲望社會》一書中描繪了日本新一代不消費、不結婚、低欲望的場景,中國其實還遠遠談不上到了低欲望的階段,因為消費意愿至少還沒有減退。但如果消費能力“被減少”,那么欲望也會同樣“被降低”。

    ▲《2018全球生活成本排名》,根據咨詢公司美世的一項調查,中國一線城市的生活成本目前是世界上最高的

    (七)

    西南財經大學《中國家庭金融報告》指出,中國儲蓄最多的10%家庭擁有全部儲蓄的75%;另外35%的家庭被稱之為儲蓄較多,他們占全部的25%。而讓人震驚的是,剩下55%的家庭,儲蓄是0。

    也就是說,一半以上的中國家庭,實際上是沒有一分錢的余錢的。

    這意味著什么?只要收增長的預期不再,只要就業或企業發展遇到問題,都可以讓一個家庭陷入窘境。而消費升級或是消費支出的增長?更是無從談起了。

    若干年后,回憶起2018年之前十年甚至20年,消費市場一路升級的場景,我們或許會感覺,那是一個消費的黃金時代,那是一家企業收獲市場的白金時代。恰如下面的歌詞:

    曾經的愛很簡單

    不需要費力的眼神

    牽手走過無人山崗

    想時間再慢幾分

    懷念啊我們的青春啊

    昨天在記憶里生根發芽

    那一句再見有太多的放不下

    這個冬天,或許會比我們預期的,還要漫長

     
    (文/小編)
    打賞
    免責聲明
    本文內容來源于合作媒體、企業機構、網友提供和互聯網的公開資料等,僅供參考。歡迎轉載,轉載請注明原文出處:http://www.574095.live/news/show-275543.html 。本網站對站內所有資訊的內容、觀點保持中立,不對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如果有侵權等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[email protected],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時間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。
    0相關評論
     

    Copyright ?商產網?東吳聯行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蘇ICP備17074451號 蘇B2-20180585

    喜马拉雅fm上的赚钱方法